拒绝同质化!夜经济重新定义城市
发布时间:2020-04-08 22:02 来源: 未知 作者: admin 投稿邮箱:

潜力巨大夜经济作为提振城市经济活力的有力增长极,发展潜力巨大。 独家专稿记者周叠瑶发展夜经济,各地业态同质化、单一化是亟待破解的难题之一。 未来,如何更好地结合地方

   潜力巨大夜经济作为提振城市经济活力的有力增长极,发展潜力巨大。 独家专稿记者周叠瑶发展夜经济,各地业态同质化、单一化是亟待破解的难题之一。

   未来,如何更好地结合地方文化,打造文化、娱乐、健身等各类体验型消费和品质型消费,也许是各地努力的方向之一。

   入夜了,夜幕下的城市比白日平添了一层浪漫。 一线城市的白领们终于可以长吁一口气,约上要好的朋友或同事去酒吧喝一杯,一边吐槽着要“逃离北上广”,一边推杯换盏。

   几杯酒下肚,工作上的烦心事好像瞬间都消失了;而在祖国的西南腹地,懂得享受生活的重庆男女早就围坐在火锅旁开动了,沸腾的红油、味蕾的辛辣刺激仿佛是面对压力最好的解药……你有外滩十里洋场,我有千年古镇;你是六朝古都,文化底蕴深厚,我却是江南水乡,风光旖旎。 无论是一线国际大都市、二线省会城市,亦或是三线小城,近年来都开始瞄准夜经济的蛋糕,争相发力。 北京夜未眠晚上9:00—11:00去三里屯或者鼓楼的清吧和闺蜜喝酒聊天,然后转场到工体西路的主打嘻哈风的夜店蹦迪,或者去Livehouse听一场“又燃又燥”的小众歌手音乐会,最后去附近24小时营业的海底捞、金鼎轩或筷子面吃个夜宵,付爽爽几乎每个周五或周六都会这样度过。 “状态好的时候我会转完三个场,凌晨2、3点才回家。 ”付爽爽告诉记者,作为商务经理的她在晚上拥有和白天工作日迥然不同的另一面,丰富的夜生活成为了她宣泄工作压力的主要方式。

   程果和徐冉是付爽爽最要好的姐妹,分别做采购和营销,三人都不约而同选择以这种方式度过自己周末的一天。 在清吧和夜店的消费并不便宜,却也无形中撬动着这一带夜间的经济。 “在清吧喝酒大约人均会花200元,夜店的消费会更高。 ”程果向记者透露,三人常去的工体西路一家夜店,据说是消费最低但最火爆的一家。 “最外围的小卡座最低消费3000元以上,散座的消费大约是1000—1500元。 ”徐冉说。 当然,像这样听起来灯红酒绿的夜生活并不能代表北京夜经济的全部。

   根据北京市商务局出台的最新政策,前门和大栅栏、三里屯、国贸、五棵松将分别围绕古都风貌、活力时尚、高端引领、跨界融合等主题被打造为首批4个“夜京城”地标;蓝色港湾、世贸天阶、簋街、合生汇、郎园、食宝街、荟聚、中粮·祥云小镇、奥林匹克公园等,将围绕“商旅文体”融合发展,被打造为首批“夜京城”商圈;上地、五道口、常营、方庄、鲁谷、梨园、永顺、回龙观、天通苑等区域,则聚焦基础设施和配套服务提升,被培育为首批“夜京城”生活圈。

   北京市商务局副局长孙尧曾表示,考虑到消费的影响力和辐射范围,“夜京城”品牌应该分层级引导、分类打造,着眼于提高首都夜间经济活力和国际影响力,满足不同类型消费群体诉求,因地制宜差异化打造,区域均衡布局。

   为此,今年7月北京市商务局推出了设立市、区、街(乡镇)三级夜间经济“掌灯人”制度、在“夜京城”地标和商圈周边,做好地铁、公交服务保障,适当增加道路限时停放车位、鼓励有条件的博物馆、美术馆延长开放时间、持续支持体育运动项目经营单位延长营业时间至22:00等13项具体措施,内容涵盖夜间经济协调推进机制、夜间公共交通服务、夜间消费“文化IP”、夜间体育消费和深夜食堂等13个方面。

阅读排行榜

编辑推荐

本站二维码

关注微信公众号,了解最新精彩内容